APP下载-【台球资讯】奥沙利文长篇专访(下):很多球员练太过了……

近期,奥沙利文接受媒体长篇专访,畅聊了自己30年辉煌的职业生涯。接下来我们分两篇摘录其中精彩内容。以下是第二部分:关于训练“我认为很多球员训练过度,而他们还没意识到这一点,他们或许是出于内疚而训练。”“而我走的是另一条路。我有着科学的日程,如何掌控这么多事情也很科学,所以我不会听天由命。我所有的训练安排都尽在掌控,这个日程我已经坚持了一两年,我意识到你到了某个点会咋样,然后又会怎样。于是我想,那么我还是在这个点停下,因为额外训练不会让我得到更多回报。”“因此我会争取更多时间而不是练一整天。现在我会给自己时间做别的事,例如健身、练习,还有别的,例如和朋友在一起、处理一些事。我不会练太过,因为到了某个点你会发现足够了。”关于比赛状态“你不会想那么多,我清楚一旦自己触及到某个甜点,对手就没法跟住。”“他也许可以跟上一局、两局、三局,但他会崩溃。这完全不是他的错:只是因为他的球,身体、心理,都如此。”“一切最终会崩溃,你知道我这话什么意思吗?我觉得‘你坚持不下去,而我可以。’”“所以一开始也许4平,但接下来我会12-4领先。我只是觉得自己可以一直这样打下去,而你得全力以赴拿到这个4平,但你坚持不了。”“有时候你全力以赴了,但想要的结果就是没有发生。回望职业生涯,我会想‘我绝大多数时候都处于巅峰状态吗?’”“我喜欢这样想:一旦能进入那个档位和那个地带,我会变得十分强大。他们(对手)没法坚持更久,因而我能全身而退。”“我的高水平表现持续了很长时间,做到这一点很难。(和我打)有点像对阵网球里的德约科维奇(注:21个大满贯得主):你也许可以6-4赢下第一盘,但你得为此全力以赴。然后他开始冲击你,你只能心想‘我对付不了这个家伙’。”“有点像是你明白了道理,但这需要时间,你得经历一个过程。你不能太自信或者太自满,你得克服。”“这很难。斯诺克是一项困难的运动,很多事情不由你控制。很多时候你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时,脑海中不得不许多次经历类似的对话。”关于如何应对焦虑“焦虑是逐步累积的,有点像一种疲劳感。过去十年里我经历过四五次焦虑,因为我会想‘如果这样、这样、这样然后那样,焦虑会找上我来。’”“记得有一年我几乎站站都进了决赛,连续六七站吧,那意味着我几乎每周都要打。到了最后我感觉很难受,然后我想,这么做不值得,不值得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。以前我没意识到,现在我发现自己做不到。”“我想如果拿了冠军得至少休息四天,让自己彻底恢复,从而继续打球。否则焦虑会在某个时刻袭来。现在我宁愿不想让自己冲得那么凶。”(一定的焦虑是否是好事?)“我不在意不舒服,不舒服是好事,我可以应对,我意识到如果和某个人比赛,我们经历着同样的情绪,都处于巨大压力下。相当程度的压力就像……恐慌,有时我不能和别人处于一屋,有时我动不了,它有点像你开始迷失自我,这不好。到了那个地步我就不想再经历了,不想因为打太多比赛而产生那种感觉。我打了很多比赛,最后我看到自己的衣服就感觉恶心,我想‘今天又得穿这一身了’,看着床心想‘不,这不好。’这些比赛你都在夺冠,但你的状态却不好。”“我很擅长写日记,打完一个比赛我会画上很多笑脸、中性表情脸或者难过的脸,我通过这个来衡量自己有没有在做对的事。2017年的日记里有很多忧伤的脸,但也有很多胜利,当时我想,这不好。因此我试图改变。从2017年开始,我的日记里一直有很多笑脸,因为我现在知道自己的节奏,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,怎样可以摆脱困境。”关于霍金斯等“好人球员”“有的球员,你觉得就是不适合战斗。”“他们是出色的或者非常优秀的球员,但你知道他们并不相信可以击败你,对阵他们,你多少会轻松点儿。”“这不是他们的错误,只是他们的个性。他们是好人。例如霍金斯:他非常友善,也是非常优秀的球员,但因为他人太好了,所以没有足够的斗志。”“你知道,你得有点儿……还有一些球员和霍金斯相去甚远,但他们是杰克罗素式的人。”“你会想,这家伙永远不会屈服,所以你得不停打,把他们打下去。”“当你觉得‘如果这是一场拳击赛,他们老早就停下来了。’但这个家伙还是充满信心,你会说‘哇!’”“实话说,你得应对所有类型的人。我从不善于去想‘哦,我拿捏他了’,我的比赛得做到那一点。不过一旦我进入各个球指哪打哪的水准,我就能完全掌控自己。那一切就发生了,有点像行云流水。”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chocolatbleu.com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